行业新闻
常见问题
公司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
定位器还原真相
来源: | 作者:cwxtkj | 发布时间: 2020-07-29 | 36 次浏览 | 分享到:

      8月30日,被告人白建军的判决已生效,其未提出上诉。

  一个小小的盗窃电动车案之所以如此让承办人关注被告人是否上诉,皆因为它的“简单”与“复杂”。

  说它简单它的确简单。1月19日早上,被害人王平(化名)向公安机关报案称昨天晚上放在网吧门前的电动车被盗,并向警方提供了购车收据及车上装有定位器的信息。当天,警方根据被盗电动车所装的防盗系统定位,在白建军所属村庄不远处将其人赃俱获,次日将车辆发还给被害人。

  说它复杂它确实复杂。犯罪嫌疑人白建军归案后,拒不供述自己盗窃电动车的犯罪事实,一直辩称车是从别人手中买来的,不是偷来的。第一次供述时他称该车是在自家村口路上碰见两名陌生男子搭讪,问其要不要电动车,商量好以1000元的价格交易,自己回家取钱买车,后去邻村修理铺更换锁芯;后来,他辩称是通过微信搜索到附近的一个畅聊群,群里有个不知名的人问谁要电动车,他说他要,并砍价至1400元,当面交易,交易地点在自己村庄西北路上,距自己家有二三十米远,交易时间大约10分钟。暂不论前后供述大变样,关键是该案丢车地没有监控、没有证人证实是谁偷了车,仅凭一个定位系统找到车在他手中就定了他盗窃的罪行未免太过单薄。

  3月31日,案件移送至河南省宝丰县检察院审查起诉。看似简单的盗窃案却让公诉人犯了难:卷宗中能够证明犯罪嫌疑人所犯罪行的证据只有防盗系统定位材料,况且这些材料并没有对其辩解的“在村口碰见两个陌生人卖给我的电动车”及“车是通过一个微信群里购买的”进行严格对比和排除,就现有的证据来看很难认定车是他偷的,但如果说真是从别人手中买的,那价值2812元的电动车也构不上掩饰犯罪所得罪,案件该怎么查办?

  承办检察官提审犯罪嫌疑人时,他依然对盗窃行为矢口否认,问及具体的交易人员、时间、地点时他均说“记不清”。面对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状况,经讨论后,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要求查明犯罪嫌疑人辩解的购车地和交易人,并对手机数据进行恢复以查找所说的微信群。公安机关因技术原因无法恢复手机信息,承办人向领导汇报后由本院技术科尝试恢复QQ、微信及通话记录,数据显示其供述的微信群根本不存在,但电动车被盗当晚有通话记录。

  针对出现的新情况,案件进入了二次退查。要求公安机关查明丢车当晚白建军给谁打过电话、是不是共同作案,另外要对车载定位系统的轨迹图与犯罪嫌疑人供述的交易地点及时间进行分析论证。

  7月10日,公安机关经过多方调查取证后发现,当晚与犯罪嫌疑人电话联系者找不到,他不承认联系过任何人。可综合卷宗所有材料来看,犯罪嫌疑人白建军虽然不承认实施了盗窃行为,但防盗定位系统运行轨迹显示被盗电动车从丢失到归还的这段时间内停留过5次,其中距离白建军村庄最近的两次停留分别是高速路旁的涵洞处停留13分40秒、相邻村庄北边停留2分49秒,且这两处地点相距他家分别为5950米和1750米。

  按照他第一次的供述,在自己村口交易电动车时又步行回家取钱,2分49秒根本无法完成,与他自己所说的交易时间约10分钟也相矛盾,更何况这两处停留点都不是在他自己村庄。最主要的是根据电动车的运行轨迹和现场调查情况发现,被盗电动车根本没有到达过犯罪嫌疑人供述的几个地方,该车被盗后也没有经手第二人。所以这些证据充分证实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是虚假的,依据防盗定位系统及其他证据能够证实白建军涉嫌盗窃电动车的犯罪事实。

  开庭当天,被告人白建军再无辩驳,只说“我认罪,车是我偷的”,当被问及以前为何说是从别人手中购买时,他低语“我糊涂了”。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白建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检察机关指控其犯盗窃罪的事实清楚,罪名成立。

  8月18日,该县法院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